身体好不好 肚子先知道;腹脑,人的第二大脑

 为什么人在生气时,常常会感到胃疼呢?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学家迈克尔·格肖恩认为:“那是由于我们的肚子里有个大脑。”据11月号德国《地球》杂志报道,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认为,肚子是人类的“第二大脑”(也被称为“腹部大脑”),人类的许多感觉和知觉都是从肚子里传出来的。人肚子里有一个非常复杂的神经网络,它包含大约1000亿个神经细胞,比骨髓里的细胞还多,与大脑的细胞数量相等,并且细胞类型、有机物质及感受器都极其相似。
  最新的研究表明,心理过程与消化系统紧密相联的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,腹部大脑(简称腹脑)会对喜悦和痛苦等情感产生作用。内脏疾病往往与心理反应相联,其中最有力的证据是:40%的肠功能紊乱病人忍受着恐惧症和经常性抑郁的困扰。对老鼠的实验证明,当人们让它的神经元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时,其内脏将会出现与肠功能紊乱相似的特征。
  实际上,最先发现这一现象的是19世纪中期的德国精神病医生莱奥波德·奥尔巴赫。在一次用简易显微镜观察被切开的内脏时,他惊奇地发现,肠壁上附着两层由神经细胞和神经束组成的薄如蝉翼的网状物。奥尔巴赫当时并不知道他发现的正是人体消化器官的总开关。这个总开关不仅能分析营养成分、盐分以及水分,而且能对吸收和排泄进行调控,并可以精确平衡抑制型与激动型神经传递物、荷尔蒙以及保护性分泌物。
  一个人的内脏在75年中大约要通过30多吨的营养物质和5万多升的液体,这些东西的通过量由腹部大脑高智能地操纵着。腹脑能分析成千上万种化学物质的成分,并使人体免受各种毒物和危险的侵害。肠子是人体中最大的免疫器官,它拥有人体70%的防御细胞,大量的防御细胞与腹脑相通。当毒素进入身体时,腹脑最先察觉,然后立即向大脑发出警告信号,人们马上意识到腹部有毒素,接着采取行动:呕吐、痉挛或排泄。
  科学家认为:越往消化系统的深处,大脑对其的控制力越弱。口、部分食管及胃都受大脑控制,胃以下部分则由腹脑负责,当最后到达直肠及肛门时,控制权又回到大脑。
  大脑与腹脑经常有同样的表现,反应也是同步的。在患老年性痴呆症及帕金森氏病的病人中,常在头部和腹部发现同样的组织坏死现象;疯牛病病人通常是大脑受损而出现精神错乱,与此同时肠器官也经常遭到极度损害;当脑部中枢感觉到紧张或恐惧的压力时,胃肠系统的反应是痉挛和腹泻。
  大脑与腹脑细胞及分子结构的同一性可以解释,为什么精神性药物或治头部毛病的药物对肠胃也会起作用。比如抗抑郁症药可能引发消化不良,治偏头疼的药可以治疗肠胃不适。不久前,一种治疗肠功能紊乱的新药投放市场,而这种药物原来是用来治疗恐惧症的。
  腹脑也会生病,而且比头脑的毛病还多。当腹部神经功能紊乱时,腹脑便会“发疯”,导致人的消化功能失调。此外,许多科学家已将一些病症的起因归为“第二大脑”的神经系统没有发挥功能,例如神经性恐惧症和抑郁症等。
  研究人员最近才确信,从腹部到大脑的神经束比反方向的要多。90%的神经联系是从下至上的,因为它比从上到下更为重要。人体的神经传递物质——血清基95%都产生于腹部的“第二大脑”。这套神经系统能下意识地储存身体对所有心理过程的反应,而且每当需要时就能将这些信息调出并向大脑传递,这也许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理性决定。这也正应了在德国流行的一句俏皮话,“在肚子里选择最佳方案和作出最佳决定”。
  人们在腹脑中还发现了与大脑记忆功能有关的同种物质,研究表明,腹脑具有记忆功能。过度或持续不断的恐惧不仅在头部留下印象,甚至会给肠胃器官打下烙印。
  腹脑整天都在跟大脑讲故事,设计情绪特征。研究更进一步表明,人在沉睡无梦时,肠器官进行柔和有节奏的波形运动;但做梦时,其内脏开始出现激烈震颤。反过来,内脏及其血清基细胞受到刺激会使人做更多的梦。许多肠功能紊乱的病人总抱怨睡不好觉,原因就在这里。那肠子会一起做梦吗?研究人员对此的回答是:人们如果吃得不好,不是经常会出现做恶梦的现象吗?
  人类对神经系统的研究已有约100年的历史。但相对于大脑,人们对腹脑的研究才刚刚起步。现在所有腹脑专家都相信:“人的肚子拥有智慧。”因此意识与腹脑的关系将是下个世纪科学的另一探索领域。
《环球时报》 (2000年11月17日第十版)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苏程

太极腹部能量套,荣获中和亚健康服务中心“百项亚健康中医调理技术”,利用中医原理

及推拿手法,直达病灶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